墨雲語

最喜歡酒吞、晴明、荒川啦\(^o^)/!

穿越01

酒吞x晴明
幼稚園文筆注意
OOC
穿越過去後,人物大概就是服裝變成印度風格的裝扮那樣。

一如往常地,鬼王在喝得爛醉後倒頭大睡,這已經不知道是他第幾次這麼做了,即使沉沉睡去的他依舊在進入夢境後嘴裡唸著日間不斷思念的身影。

「晴明…。」夢境中,紅葉回到了陷入瘋狂前的樣貌,並且在他唇上落下一吻後被酒吞推走後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有著一頭美麗白髮的陰陽師,緊緊擁抱著他,夢境中,比起吻,酒吞卻更加享受那不可能降臨的擁抱。

酒氣隨著時間飄散,儘管再怎麼不願清醒,睡去之人必將醒來。
但睜眼後,四周的景象卻大為不同。
他置身於一處極為乾淨整潔、充滿異國風情的地方,這裡就像安倍晴明的陰陽寮,但充滿了異國風與黃金飾品、植物也變成了自己完全不知道的種類,酒吞茫然地起身,身旁傳來腳步聲。

「酒吞大人,您醒了啊。」一名咖啡色皮膚的矮小姑娘抓著一根巨大的蒲公英說,她綁著馬尾,並且穿著一件純白的短裙、肩上至腰帶間還裝飾著脆綠色的華美布條,她長就像瑩草般、聲音也是極度的相似。

「……嗯,本大爺怎麼在這裡?這裡是哪?」現在的酒吞的心中含有無限個疑問,卻在整理後只脫口而出這兩個。
「昨晚您在這裡似乎不小心喝得太多,便睡在這了,這裡是晴明大人的院子喲。」少女耐心地解釋著,一會兒她又問道「酒吞大人為何要變成這副奇怪的模樣呢?」
「本大爺一直都是這樣,哪裡奇怪了?」酒吞看向“螢草”
「欸?可是…您的膚色和服裝…」少女還來不及說完,便被一群人的腳步聲與談話聲打斷。

「我們回來了!」同樣綁著馬尾、膚色咖啡色,穿著極為暴露的男人一進門就喊道,除去膚色,他的面容和源博雅無異。

男人的身旁還有一位頭髮銀白、膚色是小麥色、樣貌與晴明無異的男子,他雖然不像一旁的弓箭手般,幾乎只有一條白布圍繞住下體,他那只有一條柔軟絲綢覆蓋住而露出的半邊胸膛、與那暴露於空氣中任人觀賞的大腿也使得他看起來極為色氣。

他像是注意到酒吞的視線般,看向了一臉茫然的他。
「酒吞,你還好嗎?」是他面對自己式神時的溫柔聲線。
「本大爺…不是很好。」酒吞遲疑了一下,他覺得自己不屬於這裡,他可不是晴明的式神。
「你受傷了?還好嗎?我讓螢草給你看看。」晴明露出擔憂的神情向酒吞走近了幾步,想大致了解自家式神的狀況。
「本大爺沒受傷。」酒吞看著眼前陌生卻又熟悉的氣息,他感到很困惑,眼前的男人氣息和自己的世界的晴明幾乎一模一樣,但這個他卻會為了自己感到擔心。
「那是發生了什麼事嗎?」晴明擔憂的神色絲毫未減地問了,甚至有幾分的慌張。
「本大爺不是你們認識的那個酒吞。」他皺眉看著晴明說了。
「……」晴明陷入了沉默,眼神極度複雜。
一旁的人與妖怪們也是。
「也是呢…你根本不會回來。」晴明低下頭說道,酒吞看不見他的表情,卻可以感受到他的悲傷,眼前的男人彷彿隨時會掉下眼淚般無比脆弱。

「不…本大爺真的不是你們這個世界的酒吞…。」他忍不住輕輕撫上男人的頭,安撫般、他溫柔地摸著。

眼前的男人與自己世界的晴明不同,他不會一見面就充滿警戒心、手裡必須拿著武器否則不讓他接近、冷漠地令人心寒,儘管在得知陷害紅葉的兇手不是他後,自己保證絕對不會加害於他,那人的態度依舊是如此的冰冷。
這個晴明,彷彿是他的愛人般,擔心著他、關心著他、甚至會為了他而感到悲傷,僅僅只是短短的見面,他也能感受到他的感情。

晴明輕柔地握住酒吞摸著自己的手、抬起頭,看著眼前妖氣與先前一模一樣,但極度溫柔、外貌些許不同的大妖,一語不發地思考著。
「跟我來吧。」
一會後,他領著酒吞前往一間充滿靈力的房間。
裡面擺滿酒吞不懂的書籍與充滿強大妖氣的物品,晴明在他面前用奇異的白砂畫出了一道法陣,並且命酒吞將手放在法陣中央。
晴明唸完一串咒語後,白砂忽然發出鮮紅色的光芒後又再度黯淡下來,晴明嘆了口氣。
「你確實不屬於這裡…但我也沒辦法馬上將你送走,我需要準備一些東西。」說完後,晴明將白砂法陣給抹去。
酒吞問道「大概要多久?」
晴明閉上眼算了算「最快一個星期……最慢九天。」
「……」酒吞陷入了沉默,他倒也不是急著回去,只是現在這個晴明身體似乎不大好,使用完法術後的他眼神有些渙散、手也止不住地顫抖著。
「我會盡快……」看著眼前沉默的鬼王,以為他不滿自己要這麼久才能離開,晴明才正打算安撫他便被插話。
「你好好休息,本大爺不急。」酒吞忍不住握住了那纖細的雙手,感受到對方因為方才的法術而大量消耗後所剩無幾的微弱靈力。
「好的。」望著眼前不屬於自己世界的溫柔酒吞,他露出淡淡疲累的微笑,一方面感到暖心、一方面卻也感到心寒,想著要是自己世界的他也能如此對待自己就好了,下一秒,失去全部體力的他,往後傾倒,卻被酒吞給拉入了懷裡。
「喂!晴明!」酒吞慌了,人類在他眼裡如易碎的玻璃般脆弱,在確認還有一絲氣息後,他趕緊呼叫補師們給自家主人治療。

在一陣翻騰後,晴明被送回了自己的房間,酒吞就這樣待在他的身旁直到他醒來。
晴明在清醒後,發現了坐在自己身旁正打著瞌睡的鬼王。
「…酒吞。」晴明輕聲地說了,起身、手正要去拍酒吞的肩就被抓住了。
「本大爺醒了,你靈力使用過度,現在要多休息是想去哪裡?」酒吞皺眉望著一臉呆樣的晴明。
「啊,我是想拍你的肩膀叫你起床……」他一臉無辜地說,手腕仍舊被抓著。
「嗯,本大爺醒了,你現在還好嗎?餓了沒?」酒吞完全沒意識到自己仍抓著晴明的手,一臉正常地問了。
「我確實有些餓了…,但是酒吞。」晴明看了一眼自己的手。
「啊,不好意思。」酒吞放開了晴明的手,撇過頭耳尖染上一絲潮紅、起身說道「本大爺去幫你拿吃的。」便離開了房間。
留下晴明一人,輕輕撫上方才被那人抓著的手腕。
他微微臉紅一語不發,露出淡淡的微笑,眉頭卻忍不住皺了起來。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