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雲語

最喜歡酒吞、晴明、荒川啦\(^o^)/!

穿越03

幼稚園文筆注意
ooc

場景回到日本的平安京,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異國版酒吞剛穿越而來。
他的肌膚是咖啡牛奶的顏色,頭髮雪白,身上掛滿黃金飾品,只有一條白布環繞在腰至大腿上半側,可以說是極度暴露。

他在森林的一處清醒過來,面對陌生的環境,他冷靜地開始觀察起周圍。
沒有任何妖術的痕跡與妖怪的氣息,周遭異常地安靜,忽然一道強烈的妖氣往自己靠近。

「……摯友?」茨木童子皺著眉看向酒吞,他覺得眼前的酒吞雖然妖氣一模一樣、只有外貌不同,但他仍然感到了些許奇怪的感覺。
「茨木童子?」酒吞看向那一臉複雜的茨木童子,同樣地感到茫然,意識自己可能身處在不同的世界。
「摯友,你怎麼穿這樣?」茨木還是頭一次不想直接黏在酒吞的身旁,他和酒吞正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本大爺一直都是這樣,這裡是哪裡?」酒吞直接地問了。
「晴明陰陽寮附近的樹林。」茨木指向晴明陰陽寮的方向。
酒吞思考了一下,他認為自己會出現在這裡,跟那個討厭的人類應該是脫不了關係。

「帶本大爺去找安倍晴明。」酒吞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摯友,晴明他恐怕不願意見你。」茨木一臉認真地說。
酒吞皺起眉頭,不悅地說「不願意見本大爺?」
茨木已經百分百的確定了眼前的酒吞並不屬於這個世界,他耐心地解說道「摯友之前喝醉,不小心將他的式神打成了重傷,晴明也為了保護自己的式神受了很嚴重的傷,自此之後他便再也不願意見你了。」
「……」酒吞一臉詫異,他喝再多酒也不曾發酒瘋傷害無辜的人,更別說是自己的主人,不論自己有多麼討厭他也不會去下手,這個世界的酒吞到底是怎樣啊?!
「……摯友?」茨木看著陷入思緒而呆站著的酒吞,默默地叫了一下他。
「…他的傷現在還好嗎?」再怎麼說,晴明終究還是自己的主人,酒吞忍不住關心起了他的狀況。
「除了右腳的傷外,現在已經大致恢復了。」茨木如實說。
「……不管了,帶本大爺去見他,本大爺可不是他認識的酒吞。」酒吞仍然堅持要去見晴明,他感到莫名地煩躁。
茨木點了點頭,便將酒吞帶往了晴明的陰陽寮門口。

門口被結界給守護著,雖然茨木進得去,但酒吞卻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彈了開來。

感受到結界被一股熟悉的妖氣給碰撞,晴明皺起眉頭,露出極為厭惡的表情,他緩緩走向門口,發現正站在門外的鬼王。

晴明對他的厭惡感可以說是一目了然,全寫在了臉上,他說道「鬼王大人,請你不要再試圖進來了,這裡並不歡迎你。」

這個酒吞從未受過晴明這樣的對待,他感受到一股莫名的酸澀在喉頭流竄。
他開口說「本大爺不是你認識的酒吞,本大爺不屬於這個世界。」

晴明嘆了口氣,並且看向一旁的茨木,說道「茨木,請你解釋一下。」
茨木就站在晴明的身邊,耐心地說了一切來龍去脈,並且保證這個酒吞說的是真的。
在了解一切情形後的晴明,仍舊不願意放酒吞進門,在了解酒吞只是想回到原本的世界後,他讓茨木陪酒吞待在門口一起等待,自己去拿施術所需的物品。
酒吞的心情很複雜,他雖然討厭晴明,但身為他的式神也使自己受到原本世界晴明的許多關愛,而那個晴明顯然對自己有額外的情愫,對自己可以說是格外的疼惜。

一會兒後,晴明拿著一堆雜七雜八的東西來到了門口,並且讓茨木幫忙擺好。
「請將手放在法陣中央。」晴明充滿距離感地說了。
酒吞沉默地照做,他默默地看向正專心施術的晴明,那人的頭髮雪白、皮膚也相當地白皙,眼角的眼妝替他增添了一絲魅惑。
看得出神的鬼王,完全沒有發現晴明已經施展完了法術,即使晴明讓他將手收起來,他依舊放著,眼神直勾勾地盯著晴明看。
「鬼王大人。」晴明加大了音量,並且與酒吞四目相交。
酒吞這才回過神來,將手收了起來。
「最快七日、最慢九日,我便能將你送回原本的世界,屆時我將請茨木通知你,那麼恕我失陪了。」晴明起身才正要走,便被酒吞給叫住了。
「本大爺無處可去。」這話一出連酒吞自己都嚇到了,明明自己那麼討厭晴明,但現在卻又無比地想留在他的身邊,這矛盾的想法使他感到茫然。
鬼王皺起眉頭看向了晴明。
茨木知道,酒吞可以回到大江山度過這幾日,但顯然這個酒吞想待在晴明的寮裡,便安靜地跟著酒吞等待起了陰陽師的回應。
晴明望向門口的兩個大妖,縱使他知道這個酒吞與他認識的不同,但是萬一……這個酒吞也忽然發狂呢?他無法再次承受一次鬼王的攻擊了,自家的式神有些還無法上場,自己的右腳也時不時的發疼,在他開口答覆之前,被酒吞給搶先插了話。
「本大爺這幾日不喝酒。」酒吞一臉認真地說。
「……摯友?!」茨木一臉驚訝,他從未看過酒吞能超過一天不喝酒的,有一次將近一天沒喝到酒,酒吞就像是洩氣的沙灘球一般,完全提不起勁。
晴明聽到酒吞的承諾後,思考了一下,勉強點了頭讓酒吞住進茨木的房間便離開了。
酒吞順利地踏入了結界,瞬間,原本待在屋內的式神們全部走了出來,銳利得能殺人的眼神全部鎖定了鬼王。
酒吞感受到了空前的壓力,這些式神們全部都比自己寮的強,看來這個晴明的能力可比自己的晴明強大許多,若是他們全部撲上來攻擊,自己恐怕會承受不住。
一旁的茨木默默地瞪了一眼其他式神,以本寮最強式神的身份硬是讓他們全部回到了屋內。

酒吞覺得接下來的幾日恐怕會很難熬,不只是要面對那成噸的惡意,還要面對禁酒的日子,他在心中默默地流下了男子漢的淚水。
但他卻不後悔待在這裡的決定,他想待在這個晴明的身邊,那強大的力量、強勢的態度與那美麗的外表無一不吸引他,即使對方目前極度討厭自己,但他有把握,他絕對能使這個晴明也喜歡上自己。
鬼王腦中開始上演起了各種有趣的小劇場,一旁的茨木看著面無表情、一語不發的酒吞還以為他正在生氣,在將酒吞領到自己房間後,默默地說了一句。
「摯友,在我跟其他式神解釋過後他們的態度會好得多的,請放心吧。」
原本沉浸在自己世界的酒吞,忽然被茨木打斷,只好故作鎮定的回應一句「嗯。」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