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雲語

最喜歡酒吞、晴明、荒川啦\(^o^)/!

穿越07

幼稚園文筆注意
ooc

最終,酒吞在將晴明稍微護住後打開了門,映入眼簾的是先前的黑暗妖怪與似乎是前來阻止這名妖怪但現在卻神情呆滯站著不動的寮中其他式神。
這妖怪的眼神看起來雖然沒甚麼精氣,但是並沒有先前那般渙散。

他又再次開口說話了,依舊是用那男女聲混雜的聲線「我叫清水…我叫竹御…」
晴明驚訝地睜大了雙眼,他知道前陣子有一名陰陽師走火入魔將妖怪煉成妖酒,而他先前最疼愛的式神叫作竹御,在主人發狂後也莫名地失蹤了。

在將發狂的陰陽師制伏後,處理本次事件的其他陰陽師們雖然大致能猜到竹御的下場如何,但卻沒有任何人找到竹御的屍骨,99缸不同的妖酒沒有一缸有他的妖氣反應,有人猜他逃走了、也有人猜他是作為第100缸酒被另外藏起來了。

但晴明沒想到的是,先前那俊俏的男妖竟然變成了這副模樣,而且似乎還和另外一名叫作清水的女妖融合了。

奇怪的是,除了混濁的妖氣之外,還有一絲微弱的淨化氣息,而那股氣息被混濁妖氣不斷地壓抑著,似乎是那股微弱的氣息在保持著他們的神智。

晴明讓清水與竹御解除對寮中其他式神的控制,並且讓式神們全部回房休息。

清水與竹御伸出手,示意讓陰陽師將手放上來,晴明毅然決然地將手放了上去,酒吞雖然擔心,但是看見了晴明堅定的眼神後,他決定先看看情形如何,要是一有不對,他會使出渾身解數保護晴明。

陰陽師在將手放上那兩妖的手上後,看見了過去。
他看見了,被自己的主人給誘騙,在經過一連串殘忍酷刑後被釀成妖酒的竹御,然而即使是最後一刻,他的內心仍舊深愛著自己的主人,沒有一絲怨懟。
然而,竹御的妖酒充滿了瘴氣,似乎是釀失敗了,被憤怒的陰陽師給倒入了聖水池,而聖水化成的千年妖怪清水也因此受到了污染而逐漸喪失心智,雖然一開始不斷試著自我淨化,但那股污濁的瘴氣卻越來越烈,使得清水漸漸地失控,竹御原本快要消逝的意識卻逐漸回復並且逐漸與清水融合。
兩妖的意識不斷互相影響,最後變成精神恍惚、狀況時好時壞的黑暗妖怪,一心想著恢復原狀的清水與死意堅決的竹御妖力失控地四處穿越試圖尋找強者替自己實施淨化,但穿越後卻又會因為力量使用過度而失去意識,最後醒來都會發現自己又靠著身體的本能回到了神廟附近。

晴明在了解一切來龍去脈後,決定趁著兩妖神智還算清醒的狀態下前往神廟淨化聖水。

「酒吞,我們必須馬上前往神廟。」晴明放下手,一臉認真地說。

「好。」雖然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但酒吞見晴明如此認真便立刻答應了下來。
晴明動作迅速地,從一旁的抽屜裡取出一些符咒,貼在了黑暗妖怪的頭上。
「這能讓你們保持清醒久一些。」
清水與竹御一同道了謝,並且在陰陽師準備好淨化的物品後,跟隨他一同前往了神廟。

一路上,酒吞時刻注意著清水與竹御,深怕晴明突然受到襲擊。
一行人很快地到達了神廟,晴明看見原本清澈的聖水泉變得污濁不堪,甚至散發出惡臭。

擔心兩妖失去控制,晴明與酒吞快速地擺好法陣開始淨化泉水中的瘴氣。
陰陽師口中不斷唸著咒語,一個小時、兩個小時過去了,泉水逐漸變得乾淨,但是離原本乾淨的樣子還是天差地遠。
看來要完全淨化,至少要耗時一天。
陽光消逝於西方,化作佈著滿天繁星的夜幕降臨大地,陰陽師就這樣持續淨化著,他完全沒有休息,儘管酒吞開口叫他,晴明也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酒吞很擔心晴明的身體狀況,但他怕隨意打斷淨化儀式對晴明的身體會有什麼影響。
為了轉移注意力,他看向清水與竹御,他們變成了一名有著藍髮與碧綠色瞳孔女妖的樣子,“她”閉著雙眼跪坐在晴明的身旁,神情放鬆,但眼角卻時不時流下眼淚。

“為何哭泣呢?”酒吞想著,是難受嗎?還是得到紓解的淚水呢?

他不由自主的憶起當時被操控時,傷害自己世界晴明的情況,受到重傷的晴明眼角的艷紅被痛苦的淚水給暈開,那畫面刺痛了他的心。
以前…酒吞雖然不是晴明的式神,但仍舊時不時會與晴明一同在晚上於櫻花樹下喝些小酒,皎潔的月光、涼爽的微風…與那人身上散發著的淡淡清香,總是使酒吞感到心亂神迷、未飲先醉,他甚至幾次想藉著酒意,親吻那酒量不好而不小心睡著的陰陽師。
“真想再和他一起喝酒啊,早知道是最後一次的話…就親上去了。”酒吞輕輕閉上眼。

“不對…!本大爺已經有這個晴明了!怎麼可以…”酒吞意識到自己想法中的異樣,他睜開眼,看向眼前正專心施展著法術的晴明。

他們僅僅只相識了幾天,卻如此快速地愛上對方,但…他們愛的真的是對方嗎?會不會只是貪戀那相似的外表、個性與溫柔?
這個想法竄入了酒吞的腦海中,他皺起眉頭。

“多麼自私啊…。”他的眼神黯淡下來,儘管諸多相似,但他仍舊不是自己愛著的晴明,自己也從來不是他愛著那個酒吞,這個晴明從未與自己共享過那些使自己愛上他的片段,而這個晴明恐怕有天也會意識到這點,即使再相像,酒吞也永遠無法取代他心中那個原本的酒吞,說白了…最後不過是兩個敗者在互相安慰罷了。

唸咒的聲音停了下來,隨著一聲女聲道謝的聲音與一股妖力的消逝,晴明牽起眼神複雜的酒吞一同回到了陰陽寮。

回到陰陽寮後,酒吞異常地沉默但他依舊溫柔地照料極度疲累的陰陽師,讓他在洗漱後安穩地睡著了。

寧靜的夜晚,酒吞回到房裡靜靜地思考著自己將何去何從“該回去嗎…?”
閉上雙眼,晴明遭淚水暈開的艷紅眼妝歷歷在目。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