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雲語

最喜歡酒吞、晴明、荒川啦\(^o^)/!

短篇 酒晴 梳頭髮

ooc
私設一堆
文筆不好還請見諒

這個寮的晴明有個習慣,那就是只要是有毛髮的式神,在兩星到四星時,都有機會被叫到他寢室裡被他梳理頭髮,畢竟直到五星前,式神們對他來說都跟孩子沒兩樣。

就連酒吞童子也不例外,當他成為晴明式神的頭幾天,幾乎日日都到他寢室裡報到,據晴明說,是酒吞的髮量太多、頭髮的主人又愛到處惹事,早上好不容易綁起來的馬尾經常不到中午就原地自爆,必須重綁一次。

起初酒吞覺得厭煩,不過是頭髮亂了,隨便綁綁不就好,但每當晴明纖細、溫柔的手指輕輕替他梳理頭髮時,他總是安安靜靜地待在原地讓晴明替自己整理。

晴明的寢室總是瀰漫著一股淡淡的木頭香,在風光明媚的午後,一人一妖坐在屋內一邊梳頭一邊閒話家常,是酒吞“童年”的美好回憶。

但好景不長,酒吞沒過多久就馬上被升上了六星,對晴明來說這樣就是“成年”,已經不需要他替他梳頭髮了。

儘管酒吞心裡覺得有些難過,他還是在得知此事時,面無表情地說了“嗯,本大爺知道了。”作為回應。

他開始和晴明一起到處出入各種戰場,其中不乏帶上幾個四星式神的時刻。
一日,當酒吞看見四星金魚姬剛剛被晴明梳理完的頭髮時,默默地皺了眉頭,心裡不自覺地冒出了點酸澀感。

戰鬥結束後,晴明走到酒吞身邊微笑地說道「辛苦了,酒吞。」

「…嗯。」還在沉浸在那股酸澀感的酒吞一時反應不過來,只來得及回應了這句。

晴明有些疑惑地看向了酒吞,說道「怎麼了嗎?該不會是傷到哪了吧?我去叫桃花給你看看?」

酒吞回應道「本大爺沒事,沒什麼,只是在想事情。」

晴明沉默了一下,看向不遠處正吃著飯團的金魚姬,又轉頭過來壓低聲音跟酒吞說「戰鬥開始前你一直瞪著金魚姬,是她做了什麼事嗎?」

酒吞微笑回應道「不是…本大爺真的只是在想事情。」

晴明有些擔心,他溫和地說「如果遇上麻煩,我能幫上忙的話儘管說,別太為難自己。」

酒吞一聽,才剛想開口,一旁的金魚姬吃完飯團就跑過來跟晴明撒嬌說想回家睡覺,於是眾人在金魚姬的要求下,只好快速地整理好戰利品回到陰陽寮了。

當回到寮裡時,已經是半夜了,酒吞本想明天再講,晴明卻在進門前單獨將酒吞攔了下來。

晴明率先提出疑惑「酒吞你之前似乎有想和我說什麼?」

「本大爺想說…」“想要請你以後都幫本大爺梳頭”,話才剛到嘴邊酒吞才察覺自己似乎像個孩子一樣,早些吃醋的對象還是金魚姬那個小鬼。

晴明微微地歪頭,問道「是很難開口的請求嗎?」

「…」酒吞點頭,他的表情有些尷尬。

「我能幫上忙嗎?」晴明又問道。

「只有你…」此話一出,酒吞覺得自己彷彿在告白,臉直接紅了起來。

晴明卻一臉堅定地說「酒吞,無論怎樣你都是我的式神,如果你有困難我一定會幫助你的。」彷彿已經認定酒吞在外面惹了什麼天大的麻煩。

見晴明如此堅定,酒吞也就這麼豁出去了。
「本大爺想要你…」“幫本大爺梳頭!”但後半段實在太羞恥,酒吞實在說不出口。
然而他根本沒注意到自己斷句在一個很奇妙的點上。

「…」瞬間,晴明低下頭陷入了呆滯,他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兩人陷入了一段尷尬的沉默。

大概在三十秒過後,酒吞看向正沉默不語低頭著的晴明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

「本…本大爺是說,本大爺想要你幫本大爺梳頭!」酒吞趕緊更正。

晴明這才微微抬起頭,說道「原來如此,那…明天我在幫你梳吧,我先回房了。」他快速地離開了現場。

酒吞卻呆在了原地,此刻的他滿腦子都是晴明方才只露出一點點卻很明顯紅透的臉。
他想,也許剛剛不應該更正的。

评论

热度(49)